首页> 历史军事> 《公子生猛》> 第二章 债主上门

第二章 债主上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群人的突然闯入,让苏家的哭声戛然而止,一些丫鬟下人不由的都挤在了一起,看着这些人的神色都有些紧张畏惧。

苏毅的便宜妹妹苏小小却一下子挡在了苏毅身前,张开双臂犹如护犊子的小母鸡一样,抿着嘴瞪着那个为首的黑衣青年,大有一副你敢过来我就咬死你的架势。

一个中年汉子此时才跌跌撞撞的从外面跑进来,看着陈氏,满脸愧色道:“夫人,他们硬要闯进来,我,我拦不住啊。”

陈氏此时已经从蒲团上站了起来,面色平静点点头道:“我知道,你先退到一边。我倒想问问雷公子带着一群人闯入我苏家意欲何为?如果是来吊唁我家老爷的,李伯,给雷公子准备一炷香,让雷公子表达一下小辈对长辈的追悼之情。”

自己这便宜老娘看着柔柔弱弱,遇上事的时候却是不慌不忙,这番话也是绵里藏针,看的苏毅暗暗佩服。

这群人显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还有,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小丫头,苏毅心中涌起一丝暖意。

自己身子弱,又不通世事,娘亲和妹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保护自己,否则按理是应该自己这个嫡长子来出面应付这些人的。

老娘和妹子显然都是怕自己冲动之下惹怒了这位雷公子,从而引来祸事。

唉,男人,如果你没有一副坚实的肩膀,如何能够撑起一个家啊?

前世的苏毅父母在他少年时期就离婚了,他一直跟着父亲过。后来父亲也因为车祸去世,他就成了孑然一身。

这么多年他都早已经习惯了没有人疼,没有人爱的生活,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竟然有了这样一个慈爱温柔的母亲,还有可爱率真的妹妹,这算是老天爷补偿自己吗?

只是这打开的方式好像有点不对,这一穿越还没来得及享受天伦之乐,怎么就眼看着要遇上一场危机了,而且这危机看起来还不小。

听老娘所言,眼前这位应该就是死鬼老爹那个大仇人雷承望的儿子了,这厮现在跑过来是想干啥?而且还一副鼻孔看人的模样,一看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反正当了那么多年书呆子,苏毅也不急着表现自己已经不一样了,而是冷眼看着这位雷公子,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谋定而后动一向是苏毅做事的习惯。意气用事那是莽夫所为,而苏毅一向自诩是一个智者。

雷公子看着被苏小小挡在身后的苏毅,目光更是轻蔑,转到了苏小小身上停留了几秒钟之后才看向陈氏。

“苏夫人,晚辈雷明杰,正是奉家父之命前来吊唁苏伯父的。”

雷明杰嘴上说着吊唁,脸上却是一副傲慢得意的表情。

你这坏人当得不合格啊,连演都不想演一下吗?苏毅心中吐槽道,而且他察觉到这厮对自己的妹子苏小小好像有点不怀好意。

“既然如此,那就请吧。”陈氏依旧面色平静,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雷明杰微微一笑,走到灵堂前接过旁边苏家管事李伯递过来的香对着苏绍宗的灵位鞠了三个躬,然后将香插在香炉里。

“雷公子,既然上完香了,那就请回吧,我们孤儿寡母的不便留客。”陈氏看着雷承望冷冷道。

“苏夫人,这么快就下逐客令啊?苏伯伯活着的时候苏家也没这么大的架子吧?怎么这人死了,苏家反而摆起谱来了?”雷明杰拍拍手,转身看着陈氏,脸上挂着戏谑的表情。

“雷公子有话就说,何必兜圈子。雷县丞让你来我们苏家,恐怕不光是为了吊唁亡夫吧?”陈氏不为所动,冷冷道。

“苏夫人果然快人快语,那小侄就直言了。苏伯父既然不在了,那河西矿场是不是该交出来了?小侄不妨把话说明白些,苏伯父一死,你们苏家再无武者,这河西矿场无论如何都是保不住的。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痛痛快快的交出来,省的你们两家最后那点情分都没了。”

雷明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陈氏,显然一副吃定了你苏家的样子。

陈氏知道自家老爷一死,雷家迟早就要下手,但是没想到亡夫头七还没过,雷家就迫不及待的来逼宫了。

陈氏沉默片刻后道:“老爷不在了,我们孤儿寡母要来也没用,河西矿场可以给你们,但是河西矿场我们苏家经营这么多年,你们雷家想要,也不能就凭一张嘴吧?”

雷明杰哈哈一笑,向后招了招手,身后一人上前送上一个包袱。

雷明杰指着包袱道:“苏夫人,这里面是五百两银子,就当是我们雷家的一点小小心意,还请笑纳。”说完之后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在场苏家所有人听到这话都是脸色一变,很多人眼中冒出愤怒的火花,盯着雷明杰。

要知道,河西矿场是三水县唯一一座金矿,虽然储量不多,但是每年最少也能产出一万两黄金左右。

而且只有县令才能掌管河西矿场,这也是苏家这么多年来财富的最主要来源。

一万两黄金,那最少是十万两白银啊。

雷家竟然用五百两银子来换,这简直就是侮辱人,跟施舍乞丐没什么两样,苏家人岂能不愤怒?

一直挡在苏毅身前的苏小小再也忍不住了,对着雷明杰使劲啐了一口,骂道:“不要脸!”

雷明杰身后一人作势要上前,被雷明杰伸手拦住了。

“不要这么冲动,苏小姐率真可爱,不要唐突了佳人。苏夫人,对于这个价钱,你可还满意?”

看着雷明杰一脸做作的笑,陈氏强忍着上去呼死他的冲动,微微一笑道:“满意,自然满意。雷家家大业大,开销自然也大。这些年能攒下这五百两银子当然也不容易。李伯,收下银子。”

李伯看了一眼陈氏,上前准备从雷明杰手中接过包袱。

雷明杰眼中闪过一抹阴狠之色,眼看李伯就要接过包袱的时候,忽然故意将手一抖,包袱散开,里面的银锭哗啦啦散落一地。

“呀,不小心手抖了,最近练武太过勤奋,手有点抖,苏夫人请见谅。”雷明杰毫无诚意的解释了一句,然后又假装不小心一下子往一个银锭上面踩了上去。

待他移开脚步的时候,那个银锭竟然被他生生踩进了青石地砖之中。

饶是陈氏再冷静,这时候也是脸色一变。

这是**裸的示威啊!

所有人都呆住了,李伯也愤怒又尴尬的站在原地,看了一眼主母陈氏,有点不知所措。

这就是武者的本事吗?竟然能够将较软的银锭生生踩入青石地砖之中,雷明杰这一手让苏毅对武者一下子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

要是有这本事,搁在自己前世都是妥妥的一个大师级人物,甚至会被人吹捧成活神仙。

这可比那隔山打牛,一掌能把人隔空打出三米远的闫大师厉害多了。

而且听老娘的意思,这小子还只是一个初级武者,那么他老爹雷承望又能厉害到什么地步?

看来,这个时空是个高武世界啊,苏毅一边看着雷明杰嘚瑟,一边琢磨着。

不过这小子真够孙子的,巧取豪夺也就罢了,还要这么欺负人吗?

苏毅此时已经渐渐代入了自己的新身份,心中对于这个雷明杰产生了一种很不爽的感觉。

这小子虽然脸比自己长的好看,但是咋就看着这么膈应人呢?

真的好想上去暴打他一顿啊,而且还要对着他那张脸使劲用鞋底招呼!

只是形势比人强,他早就过了那个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年龄了。

两世为人,要是还那么冲动鲁莽,趁早一头撞死算了。

苏毅看了一眼陈氏,发现自己的便宜老娘一张脸已经彻底黑了下来,生怕老娘忍不住发飙,急忙从苏小小身后走出来,走到雷明杰面前,用一副很崇拜的认真表情道:“都说雷公子是咱们三水县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俊杰,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小弟佩服佩服!就凭刚才这一手足有我上次遇见的两位大师一成的功力了。”

雷明杰一愣,不知道这个外界传说中的书呆子怎么看着跟传闻不符啊?自己刚才明显是故意给他们苏家一个下马威,这小子却好像一点都不生气一样,反而还跑来奉承自己,他是真呆子还是另有所图?

不过人人都爱听好话,雷明杰这种心高气傲春风得意的人更不会例外,露出一个自认为矜持的笑容,看着苏毅道:“都说苏公子醉心读书,不问世事,看来传言有误啊。只是不知道苏公子所说的两位大师是什么人?”

苏毅口中的两位大师引起了他的注意。

自己如今已经正式成为了武者,再修炼几个月应该就可以步入武师境界了。

从开始正式习武到如今,他也不过用了两年时间而已。

这个速度,已经足以称为天赋过人了。

要知道自己的父亲雷承望修炼二十年,现在也不过才是大武师境界而已。

所以,雷明杰一直很有些骄傲自得。

可是突然听到苏毅说自己的功力只有什么大师的一成,这让他立刻就警惕起来了。

如今苏家正是衰弱的时候,他们雷家正是狠狠把苏家踩在脚下的好时机。可是如果有其他强者掺和进来,这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苏毅现出一副很惭愧的表情道:“以前年少不懂事,沉迷读书,浪费了无数光阴,到如今一事无成,才会被一些土狗野狼欺负上门,真是惭愧惭愧!雷公子,我可不是说你,你可千万不要误会。雷公子如此风采不凡,岂是那些仗势欺人的野狗土狼能够相比的?在我心中,雷公子就是我们年轻人的楷模啊。”

雷明杰听到前面还觉得这小子是不是因为死了老子忽然开窍了,可是越听越不对劲,这小子明明是在骂自己,偏偏还口口声声把自己当楷模,自己要是生气了那无疑于自认就是野狗土狼了。

雷明杰此时犹如吃了一个苍蝇一般,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还得保持着风度。

他现在很怀疑以前的传闻是不是苏家故意放出来麻痹他们雷家的。

这小子刚才这番话哪里像是一个书呆子能说出来的话?这简直就是个老油条嘛!

而且他还得从这小子口中问出那两位大师是何许人也,又跟苏家是什么关系。

可是苏毅却仿佛没有看见雷明杰那副犹如便秘的表情,而是自顾自的继续道:“半个月前我偶遇两位大师,两位大师说我骨骼精奇,颇有练武天赋,一定要收我为徒。只是大家都知道,我素来只喜读书,对于武道没有半分兴趣,所以拒绝了两位大师的好意。两位大师临走之前说再过半个月他们还会来,如果到时候我还是不想习武,那就证明我此生与武道无缘,他们也就放弃了。算算日子,他们也就这两天到了。你说这世界上怎么还有这种人,别人不喜欢练武,还非要强迫别人的,这都什么人吗?”

看着苏毅一副烦恼的不堪其扰的样子,雷明杰心中开始游戏惊疑不定。

这小子说的是真是假?看他的样子倒不像说假话。而且谁都知道苏家小子是个一根筋的书呆子,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变成一个满嘴编瞎话的人吗?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雷某久居三水县,却从未听说过这两位大师,不知苏公子所说这两位大师法号如何?从何处来去往何处?”雷明杰试探着问道。

苏毅正要开口,却忽然回头看了一眼陈氏,脸上浮现出为难之色。

陈氏虽然不知道儿子怎么突然编出这番瞎话来,但是还是福至心灵,心有灵犀,立刻脸色一沉轻声喝道:“义儿,不得泄露两位大师法号,做人要守信誉。”

嘿,本以为自己的演技都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了,没想到自己的便宜老娘也不差啊,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厉害厉害!

苏毅心中给老娘点了个赞,然后点点头,一脸诚恳地受教道:“母亲所言极是,孩儿差点失信于人。雷公子,两位大师的法号我是万万不能说的。若是雷公子有心结识两位大师,不如等这两日大师来了之后再来拜访,届时我一定将雷公子好好介绍给两位大师。”

雷明杰顿时有些失望,陈氏都这么说了,显然这事情八成是真的。

而且今天自己就是前来挑衅的,可是陈氏却一直表现的很平静,难道说苏家真有什么其他依仗不成?

如果真有这么两个人要收苏毅为徒,那这就是一股绝对不能忽视的力量。

雷家要想谋夺苏家家产,那就得重新掂量一下了。

不过雷明杰还不死心,继续问道:“苏公子谨守诺言,在下佩服。只是在下也一向仰慕高人,苏公子可以不说两位大师的法号,不过能不能告诉我两位大师的来历呢?”

雷明杰不套出点东西来实在不放心。他要根据苏毅所说,回去之后找他父亲判断。

他父亲是老江湖,天下有名的人物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的。若是苏家小子说的是真的,那就重新谋划。

若是这小子敢拿大话唬人,那就让苏家吃不了兜着走。

苏毅看着雷明杰一脸期待,露出一副很是为难的表情,又转头看了一眼陈氏,最后才道:“两位大师一僧一道,行事不拘小节。雷公子,我只能说到这里了。”

雷明杰默默记在心里,对苏毅拱了拱手道:“多谢苏公子。在下今日多有叨扰,这就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

说完之后匆匆忙忙的带着他的一群随从离开了苏家。

苏毅还在后面喊着:“雷公子,怎么走的这么着急啊,我还有一些问题想请教你呢?还有,你的银子还没弄出来呢?我家的青石地砖你还没赔呢!”

雷明杰就装作没听见,急匆匆的出了苏家,骑上马向家里赶去。

他要把今天的事情赶紧告诉父亲雷承望。

看着雷明杰离去的背影,苏毅的笑容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古怪。

因为他的脑子里刚才忽然响起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因为宿主在新时空的完美开场表现,系统开始激活。”

“本系统运行规则非常简单,宿主的言行举止让他人产生积极情绪值和负面情绪值。情绪值达到一定程度,则可以进行系统抽奖或者兑换物品。”

“积极情绪值用来抽奖,每满一千点积极情绪值则可以抽奖十次。凡是累计抽到十次的物品会进入可兑换物品行列,宿主可用相应的负面情绪值来兑换。”

“现在发放宿主系统激活奖品——洗髓果一颗,价值一千点负面情绪值。”

“洗髓果已经存入系统背包空间中,宿主可以动用意念提取。”

听着脑中这个悦耳的声音,苏毅先是一脸古怪,然后便是心中狂喜。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

你这厮真是姗姗来迟啊,可恼也!

不过这系统叫啥名啊?总不能就叫系统吧?

“叫什么不重要,只要宿主喜欢,叫大帅比系统或者帅的惨绝人寰系统,亦或者是帅到没朋友系统都可以,宿主开心就好。”

苏毅一阵无语,没想到这是个不正经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