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公子生猛》> 第十一章 没收作案工具

第十一章 没收作案工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就在苏毅两人正坐着摇摇晃晃的牛车往县城去的时候,柳叶镇的一个两进的小院子里,两名黑衣捕快正在向面前的黑衣女捕头禀告情况:

“李捕头,刚才那个泼皮已经审问清楚了,此人叫做雷九,是柳叶镇雷家的旁支。这家伙仗着雷家的势力,在柳叶镇一直惹是生非,欺男霸女,无人敢惹,是个出了名的泼皮破落户。今天就是喝了点小酒,借酒耍酒疯,想要欺负那兄妹两人。”

一个捕快躬身将审问调查的情况一一道来。

“雷家?可是那外号‘雷大善人’的雷承望?”黑衣女捕头坐在椅子,手边的茶几上摆着她的长刀。

“正是那个雷承望。雷家在柳叶镇是属于首屈一指的大势力,无人敢惹。就是县尊老爷也得给雷家三分面子。”另一名捕快回道。

“这雷家是什么来历?”女捕头蹙眉问道。

“雷家据说祖上曾经是太祖爷身边的侍卫,曾经立下过大功。后来被太祖爷爷封了伯爵,这一代代传下来虽然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爵位,不过却是瘦驴不倒架。属下听说雷家现在还有人在朝中任职呢。这柳叶镇听说一半以上的土地都是雷家的产业,而且还有各种店铺什么的,家业极大。可以说,在这柳叶镇这一亩三分地上,雷承望的话比起县衙的话更好使。”

另一人补充道。

黑衣女捕头的好看的眉毛轻轻蹙起了,丰满的胸部略微起伏,显然是心中的情绪有点不稳。

两名捕快对视一眼,知道这位主子是动了气,急忙躬身劝道:“李捕头,咱们这次下来是调查山贼的事情的,这雷家的事情咱们如果能不招惹还是不招惹的好。”

“这雷承望虽然挂着一个‘善人’的名号,可是谁都知道他那名号是咋来的。雷承望这个人很记仇,说要是惹得他不痛快,他绝对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您是不知道,前两年咱们县衙调来一个缉盗的捕头,抓贼的时候正好抓到了一个雷家的人。结果雷承望知道了,就派人来找这位捕头要人,结果被这捕头给臭骂一顿。后来没过三天,这捕头一家三口就被人杀死在家里了。当时我们哥俩出的现场,那真的太惨了,捕头自己的脑袋没了不说,他那媳妇和八岁的女儿也……,唉,实在太惨了,属下都没法说。”

说话的捕快摇了摇头,似乎是因为当年的场景太惨烈,所以不忍提起。

“竟有此事???雷家猖狂至此,难道官府就听之任之吗?”黑衣女捕头霍然起身,手中的长刀一下子都抓在了手中,双目怒睁,胸部起伏不定,显然内心极为愤怒。

“唉,李捕头你有所不知。当时,现场被布置成了山贼报复的样子,当时的县太爷还没来得及调查,就被知府衙门知道了,认定这就是山贼报复,严令县衙抓紧缉拿盗贼。最后反正是闹腾了一阵,抓了几个小蟊贼认了这个案子,这件事就算了了。我们哥俩说这些话,也是不希望您因此惹上雷家。”

两个捕头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着,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黑衣女捕头看着两人,本来义愤填膺的神情忽然消失了,面色重新变得平静起来,落座之后看着两个捕快道:

“你们知道本捕头是从上面派下来的,所以就拿这些话来吓唬我。我想知道,雷家到底给了你们多少好处,让你们这么不遗余力的给雷家说话。”

说到最后,她的神情已经变得冷冽起来,逼视着两人。

两个捕快脸色一变,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苦着脸开始叫屈:“捕头大人,属下冤枉啊。属下说这么多实在是为您着想,不想您因此惹上麻烦。要说收雷家的好处,那整个县衙都收了了,我们兄弟两人也不过是随大流而已,并没有受过雷家的特殊招待啊。”

女捕头冷哼一声,看了两人半晌后才道:“你们两个说了这么多,把雷家说的如此不可一世,到底想让本捕头做什么,不妨明言。”

两个捕快对视一眼,一个较高的说道:“不瞒大人,依属下之见,这雷九虽然犯了事,您小小惩戒一番就好,切不可大动干戈。毕竟,这里是柳叶镇,而不是县城。”

“就是,您是千金之躯,若是被雷家那些不长眼的粗人给冲撞了,属下百死莫辞啊。”

两人一唱一和,黑衣女捕头很快明白过来。

“你们两个的意思就是让我放了这个雷九,免得雷承望找我麻烦,对吗?”

两个捕快一言不发,但是显然是默认了这个意思。

女捕头看了两位属下片刻,忽然起身点了点头道:“你们两人如此煞费苦心,替我着想,我也不能辜负你们一片苦心。这雷九虽然不能严惩,但却也不能轻纵,本捕头要对他略施薄惩,以儆效尤,你们怎么看?”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松了口气。

只要这位姑奶奶愿意放人,他们在雷家那边也好交代。

雷九左右不过是雷家的一个旁支,就算受点皮肉之苦,想来雷承望也是不会介意的。

“大人英明。”两人齐齐抱拳奉承道。

女捕头冷哼一声,抓起长刀走了出去,两人急忙跟了上去。

院子里有一颗大树,那雷九此刻就被绑在树上,垂着头神情委顿。

院子里有一口井,井边有一担水桶。

女捕头走到雷九面前,看了看,指着那边的水桶道:“弄一桶水过来。”

一个捕快急忙过去提了一桶水过来。

“让他醒醒。”女捕头道。

“哗!”一大桶凉水兜头泼了上去。

此时已经快到中秋时节了,天气颇有些凉意了。

这一桶井水泼上去,雷九瞬间浑身一个激灵,猛然清醒过来,一阵风吹过更是瑟瑟发抖起来。

“谁用水泼老子?是想死吗?”雷九一醒过来就开始破口大骂,因为缺了很多牙,说话都有些漏风了。

“看来你的酒还没醒,嘴巴还这么臭。”女捕头看着雷九,刀鞘又狠狠的甩在了雷九的脸颊上。

原本就掉落了一半的牙齿这一下子索性直接全部凋零,混着血沫子喷了出来,直喷了旁边一个躲闪不及的捕快一身。

“你作恶多端,欺男霸女,本捕头今日对你略作薄逞,并且没收你的作案工具,以儆效尤。”

两个捕快还没明白过来没收作案工具是什么操作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女捕头大人手中的刀鞘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向着雷九的双腿之间而去。

下一瞬,他们就听见了雷九惨绝人寰的叫声,禁不住的面色苍白,同时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