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公子生猛》> 第二十二章 苏公子的精湛演技

第二十二章 苏公子的精湛演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毅之所以提出这么做,并非心血来潮,一时冲动。

从光头劫匪他们口中,甚至包括女捕头李青衣他们手中,苏毅知道牛头上地形复杂,易守难攻,这也是官府多次剿贼都没有奏效的主要原因。

所以,苏毅如果一个人没头没脑的装进去,不仅很难找到齐黑子他们,而且还很有可能把自己置于险地。

因此,苏毅原本打算慢慢打探清楚之后再收拾齐黑子等人的。

只是没想到此刻机会就在眼前了,他自然不能放过。

“苏公子,你我素昧平生,为何要冒如此大的风险帮助在下?如果苏公子不说清楚,我绝对不会答应你的。”

这位黎二爷虽然平日里有点不务正业,但是却也不傻,看着苏毅一脸严肃的问道。

苏毅知道这位肯定又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把他搞定自己这趟发财之旅很难成行的。

“黎二爷,正如你所说,你我素味平生,我突然提出帮你实在是有些唐突。其实呢,原因也很简单。二爷离乡多年,却依然不忘乡梓,专程千里迢迢携家带口回到咱们黑水县看望宗亲,恩泽乡邻,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二爷重情重义,是个念旧仗义之人。我苏毅虽然是读书人,但是平日里也最佩服的就是二爷这样的人。这是其一。”

苏毅双眼凝视黎二爷,语气诚挚,神情认真,脸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写满了佩服二字。

别说黎二爷了,就连一旁的小小和陈富贵都是一脸诧异之中待着钦佩,很显然是被苏毅的话给打动了。

苏毅自己也觉得这番演技很满意,暗自琢磨着应该有角逐奥斯卡小金人的潜质?

黎二爷的神情则是有些复杂,既有感动之情,又有惭愧之色。

什么不忘乡梓,那是专程回来在老家人面前显摆的。

什么恩泽乡邻,不过是让下人把自己吃不完的酒菜什么的顺手送人。

可是在苏毅嘴里却都成了他这个人重情重义的光辉事迹了。

他岂能不惭愧。

不过,作为一个不务正业的文艺青年,黎二爷最大的缺点就是喜欢被人吹捧。

人,越缺什么就越喜欢听什么,这是人之常情。

在他们家里,大哥和三弟都是人人钦佩的对象,都是家里的顶梁柱。而他,虽然也被别人称一声二爷,但是却也知道别人心中对他是有些不屑一顾的。

所以,当苏毅给他戴上重情重义的高帽子的时候,他心中虽然有些惭愧,但是却一下子变得温暖激动起来,大有种相见恨晚,故乡遇知音的感觉。

黎二爷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一点,拱手道:“苏兄弟谬赞了,那么有其一必有其二了,在下愿闻其详。”

苏毅心中乐了,苏公子变成苏兄弟了,说明自己刚才的一番忽悠已经初见成效了。

“其二,黎二爷兴致勃勃回乡省亲,却遭遇令千金被贼人劫持。若是不能救出令千金,咱们这黑水县恐怕再也不是二爷魂牵梦绕的乡梓之地,反而会成为二爷一生都不愿再踏足的伤心之地。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黑水县人,作为二爷的同乡,苏毅绝对不能坐视不理,不能让这些贼人毁掉二爷心中对家乡的眷恋之情。”

这一番话,苏毅说的义正辞严,整个人都好像散发着一种强烈的光芒。

那语气,那神情,无一不再透露着他强烈的洗刷家乡耻辱的决心和意志。

旁边苏小小仰着头,一脸崇拜的看着苏毅。

牙人陈富贵先是惊诧,再然后又是脸上浮现出惭愧之色,一言不发,对着苏毅深深的鞠了一躬。

黎二爷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凛然无惧光芒的年轻人,嘴唇一阵哆嗦,对着苏毅拱手道:“苏兄弟高义,黎明章感佩不已。请受在下一拜!”

说完深深的对着苏毅鞠了一躬。

这年代的人们,因为活动范围,信息流通等各种因素,家乡的观念非常深重。

如果当了官,有了钱,很多人想的第一件事就是造福乡里。

如果在外面,有人辱及自己的家乡,那么也会不惜血溅三尺跟对方讨个说法。

同样的,若是有人为了维护家乡名誉,不顾自身安危,那也绝对是会受到别人的尊重和敬仰的。

苏毅这些话其实都是灵机一动随口而出,但是却正好就挠到了黎二爷的痒出,一下子让自己的形象高大上起来。

这一刻,苏毅早已经从那个可能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的小年轻,变成了一个为了维护家乡声誉而不惜以身犯险的年轻义士,形象瞬间拔高了许多倍。

“不敢受黎二爷这一拜,我苏毅只要腔子的血还是热的,这种事情就不能坐视不理。”苏毅急忙回拜,嘴上依然是大义凛然,一腔热血。

听得黎二爷和陈富贵更是佩服不已,当下脱口而出道:“苏公子如此仗义热血之士,我陈富贵也是平生仅见。虽然我只是一个牙人,但是也知道礼义廉耻四个字。今天这一单,我的佣金就免了,权当我也为维护黑水县名誉出的一份力。”

买卖房屋,自然是要交中介费的。自古以来都是一样的。中介费就是买卖双方各出一半。

按照当下的比例,这个中介费的比例大概是成交价的百分之三左右。

按照六百两银子计算,这一单的中介费就是十八两银子。

买卖双方各出一半就是各九两银子。

九两银子听着不多,但是按照此时的物件,换算成现代人民币的话大概在两万元左右。

而且这些钱不是全被牙行拿走了,还要给官府交税,叫做契约税。通俗点讲就是房屋买卖税。

所以,陈富贵这一免,不仅自己的佣金拿不到,而且还要自己掏腰包给官府缴税的。

苏毅听得一愣,自己只是为了忽悠黎二爷同意自己去,却怎么却连这个牙人大哥都给忽悠的不要钱了?

这什么情况?

黎二爷则更是感动的热泪盈眶,一手拉着苏毅,一手拉着陈富贵,哽咽道:“好!好!好!不想我黎明章虽然遭此祸事,却能因此结识两位义士,实在是我黎家之幸。不管结果如何,我黎家绝对不会忘记两位的高义恩德的。”

苏毅:“……”

………………

虽然费了一番口舌,但是好歹事情成了。

而且经过这一番,苏毅的形象一下子在所有人的心目中高大了起来。

这是苏毅完全没有想到的效果。

不过看着苏小小一脸崇拜的神情,苏毅心中还是觉得挺受用的。

不过看着苏小小,苏毅忽然想起一事。

自己这次去牛头山,快的话两天,慢的话估计得个三四天。

可是自己去却不能带着小小,让小小一个人待在县城自己也有点不放心。

该咋办呢?

苏毅皱着眉头开始想办法,想来想去都不放心。

就在此时,一个黎家的小人急匆匆的进来对黎二爷道:“老爷,外面来了一位姓李的捕头,说是要见老爷。”

李捕头?难道是李青衣来了?

苏毅一愣,忽然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