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公子生猛》> 第二十三章 怎么又是你?

第二十三章 怎么又是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却说李青衣为什么会来到黎家别院,说起来其实也不复杂。

昨日苏毅两人坐着牛车离开之后没多久,回去县衙求援的捕快就带着一队巡检司的兵丁来了。

巡检司属于地方治安部队,跟地方衙门配合,负责地方上的剿贼,缉盗,巡逻等事宜。

这就类似于后世的武警,公安局有大案子的时候就需要他们配合。

但是他们不负责查案,一般查案缉凶这些事情都是县衙的刑房负责的,也就是相当于现代公安局的刑侦大队。

这次要抓的人多,所以捕快禀告负责治安事宜的县尉之后便带着巡检司的人过来了。

一行人将光头等九名劫匪押回了大牢之后,李青衣跟县尉汇报了一下这次抓贼的过程,自然也提到了苏毅。

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炸天帮之类的,只说苏毅是一个身手不凡的高手。

离开县尉的签押房,往回走的时候,正好听到几个衙役议论黎家千金被牛头山贼人劫持的事情,李青衣就上心了,抓住那几个衙役问了一通后得知了事情的大概原委。

牛头山这群山贼本就是她现在的眼中钉,自她到任之后天天想着剿灭他们。

只是没想到这些家伙如此猖狂,自己刚离开县城,他们就敢犯下这种大案,这明显是不把官府放在眼里,不把自己这个捕头放在眼里。

本来打算当时就去黎家了解情况,只是当时已经是掌灯时分,她只好按捺住急迫的心情,想等到明天一大早再去。

这一晚上心中有事,自然也是睡不安稳。一会想着牛头山的贼寇该如何剿灭,一会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自称“炸天帮”帮主大弟子的少年白天的种种情形,猜测着他的真实身份,一时思绪如麻,一直到了黎明时分才辗转睡去。

结果这一睡就睡过了头,等她醒来一看外面已经是日头高挂,赶紧起身洗漱过后急匆匆的带着两个人来了黎宅。

下人刚说完,苏毅就听见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快速而来。

这李捕头还真是风风火火,苏毅暗道。

李青衣的确是有些心急,所以不耐在外面等着通报,直接闯了进来。

“县衙捕头李青衣见过黎二爷。”李青衣进了后第一眼就锁定了黎二爷,拱手见礼道。

黎二爷本身就是官宦家庭,对于一个小小的捕头自然也不会多么稀奇,看到来人竟然是个女儿身,不由的冷哼一声:“黑水县衙没有人了吗?竟然派了一个女人来,这是拿我黎家不当回事吗?”

黎二爷本就心中有气,要不是当地官府剿贼不利,他女儿自然不会被绑架,所以这气肯定要撒在当地官府身上。

其实,昨日里县衙的二把手县丞就来拜访过,上门赔罪道歉,话说了一箩筐,信誓旦旦要发兵剿灭牛头山贼人,最后却被黎二爷给扫地出门了。

县衙只说要出兵剿匪,却压根没提垫付赎金的事情,难怪黎二爷生气。

他都想好了,这次事情了了回去之后一定要让自己大哥好好在朝廷参上一本,让这黑水县的知县等相干人等好好吃吃挂落。

所以,这次见到县衙又来人,而且还是一个小小的捕头。

捕头也就罢了,竟然还是个女人。

黎二爷要是能有好脸子,那才是真的奇怪了。

李青衣闻言脸色一变,眼看着就要发飙,却被一个声音阻止了。

“黎二爷,这位李捕头虽然是女儿身,但是却是巾帼不让须眉,实实在在是一位女英雄。再说,女人能顶半边天,二爷可不能因为李捕头是女儿身就小瞧了她。其实,昨天,李捕头就亲手抓住了牛头山的九名山贼,我可是亲眼所见的。”

说话的当然是苏毅了。

李青衣这才发现旁边这个大袖飘飘,一身书生打扮的人竟然是苏毅,看着他有点发愣,一下子竟然没有把他跟昨日那个衣衫破旧的少年联系起来。

“怎么是你?”李青衣都忘了生气了,看着苏毅道。

“当然是我了。我说过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们还真是有缘分,从昨天到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你不会是知道我在这里,所以追过来的吧?”苏毅笑呵呵看着她道。

“哼。”李青衣冷哼一声,不理苏毅的调侃。

其实她的心中此刻并没有表面这般平静。

一来是再次见到苏毅的意外,二来是苏毅刚才那句“女子能顶半边天”让她的心好像被一道闪电给击中了一样,一下子澎湃起伏起来。

这个世道,从来都是男尊女卑。讲究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的使命就是沦为男人的附属,为男人生儿育女,在家中相夫教子,过着几十年如一日的生活。

可是她偏不想遵守这一套,她一直认为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也能做到。

这次能够出来在这里做个小小的捕头,那也是因为自己的身份特殊,家里的那位老太太又非常宠爱自己,所以才会答应她。

大概在他们眼中,自己只是一时贪玩胡闹,等到折腾够了自然就收心回去了。

正因为如此,她才决定自己一定要做出一番成就,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胡闹,也让他们知道女人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软弱无用的。

虽然她追求自我,可是却从来没有觉得女人可以与男人肩并肩平分秋色。

因此,苏毅这一句在现代社会人人都知道的话才一下子让她有些失神起来。

“李捕头,你怎么了?不会是见到我太激动了吧?”苏毅看她失神,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出声唤道。

“啊?我没事。”李青衣回过神来,看着苏毅的笑,不知道为何忽然感觉有点心虚。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李青衣急忙转移话题问道。

苏毅还没来得及回答,一旁的黎二爷就主动道:“哼,苏兄弟古道热肠,为人仗义,虽然你们县衙无能,但是我黎家有幸,才能遇到苏兄弟这般义士,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李青衣听得云里雾里,怎么这件事跟这家伙又扯上关系了?

怎么哪里都有他啊?

一旁的陈富贵可不敢像黎二爷那样高傲,县衙的人他们是不敢得罪的,急忙上前见礼,又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当然,其中自然又是大大的夸了苏毅一通。

听完之后,李青衣愣愣的看着苏毅,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为什么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