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公子生猛》> 第二十五章 好胆

第二十五章 好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毅带着一个黎家的下人,也就是刚才被他问话的那个胖子。

之所以选择胖子跟着,一个是到时候要让他认人,毕竟苏毅没有见过黎家小姐。

第二则是因为胖子看起来比较无害一些,会让山贼的戒备心没那么强。

而苏毅自己更是看起来人畜无害,一副斯文读书人的样子。

这样的组合,山贼肯定不会产生什么戒备心理的。

苏毅怀里揣着一万两银票,根据劫匪勒索信中所说在县城某个街道的某座牌坊的下面转了三个圈,然后用石头在地上摆了一个圆圈。

这是山贼约定的信号,赎金准备好了之后做出这个信号,就会有人带着他们去牛头山。

苏毅和胖子在牌坊下等了半天,才有人假装路过从他身边经过,低声道:“跟我来。”

苏毅知道这应该就是山贼的眼线,肯定在周围观察了自己半天,确认没有埋伏之后才现身的。

苏毅一言不发,带着胖子跟着那人在县城里七拐八绕的,终于进了一个小院子。

院子里有几个男人在等着,一见苏毅他们都站了起来,眼神不善的看着他们。

“小子,你就是黎家派来送赎金的吗?”为首一人看着苏毅,鼻孔朝天问道。

“不错,我受黎二爷托付前来赎回我家小姐。”苏毅语气平静的,与那人对视道。

那人“呵”的一声,有点惊讶的左右看了看,“小子看着一阵风能吹倒,倒是有点胆气嘛。钱带来了吗?告诉你,要是少一两银子,别说赎回那个小妞,就是你们两个也都给爷留下来。”

那人恶声恶气的威胁道。

苏毅旁边的胖子脸色一白,双腿都开始发抖起来。

苏毅拍拍胖子的肩膀,示意他放轻松些。

可是胖子却抖得更厉害了。

苏毅无奈,不再管他,从怀里掏出一沓厚厚的银票晃了晃道:“这是一万两银票,隆昌票号的,随时可以兑换真金白银。”

那几个汉子看着银票,眼中的贪婪之色大盛,其中一人上前两步就想抢过来。

苏毅眼疾手快,收回银票,并且做出了一副要撕碎的架势,看着那些汉子道:“在没有见到我家小姐之前,银票只能在我这里。你们要是敢抢,我就全部撕了,看你们拿什么跟你们大当家交代。”

那人的脚步生生止住,目光狠厉的盯着苏毅看了半天。

“好,小子有种,真有种。带他们上山。”

为首的汉子冷哼一声,吩咐道。

苏毅将银票塞进怀里,从一个汉子手里接过黑布条,将双眼蒙了起来。

旁边的胖子看着苏毅镇静自若的样子,也算是恢复了一点胆气,也接过布条把眼睛蒙了起来。

那几人又搜过了两人身,没有发现任何武器,这才带着他们上了一辆车。

两人被蒙着眼睛,坐着牛车,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下了车,然后又被牵着在山路上拐来拐去。

饶是以苏毅如今的身体素质,都感觉有点疲累了。

更别说同行的胖子,早都说脸色苍白,双腿发软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

苏毅只听见有很多人说话的声音,还有很多人走来走去,应该是围着他们参观。

苏毅平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合适的时机。

“二当家到。”一个声音高喊道,接着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走近。

苏毅眼前的布条被人摘下,他眨了眨眼睛,发现此时已经是晚上了。

自己应该是置身于一个类似梁山伯的聚义厅之类的一个大厅中,两边坐满了穷形恶相的男人们。

正中间的一把虎皮交椅上一个干瘦黝黑,缺了一个耳朵的男人,眼神狠厉的盯着自己。

“你就是黎家派来交赎金的人?你是黎家的什么人?”一只耳看着苏毅冷声问道。

“在下苏毅,乃是黎二爷的忘年交。知道黎二爷遭难,毛遂自荐前来赎人。不知当面的可是牛头山的齐大当家?”苏毅语气平静,不温不火看着一只耳道。

“毛遂自荐?你一个文弱书生,竟有这种胆量?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难道就不怕有来无回吗?”一只耳冷笑一声问道。

“若是怕了,我就不会来了。废话少说,若是齐大当家当面,咱们便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如果不是齐大当家,那就一切免谈。”苏毅有恃无恐,自然毫无畏惧他的威胁。

“好胆!”一只耳拍案而起怒声吼道。

旁边的一群山贼也是咋呼呐喊,拿着刀枪棍棒做出威胁的举动。

苏毅不为所动,轻蔑一笑:“都说牛头山是一群好汉,如今看来是名不副实。在苏某眼中,你们不过是一群依仗人多势众欺凌弱小的乌合之众罢了。面对我们两个手无寸铁之人竟然摆出这种阵仗,真是可笑之极。

“找死!”

“放肆!”

……

一连串怒骂声接连响起,一众山贼纷纷怒骂,持着武器围了上来,摆出一副要把苏毅两人砍成肉泥的架势。

“噗通!”,苏毅闻声一看,原来是旁边的胖子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丧着脸,瑟瑟发抖,一脸幽怨的看着苏毅。

苏毅心中好笑,觉得这哥们会不会被自己给吓出心脏病来。

苏毅故技重施,从怀里掏出银票,做出一副要撕的架势来:“你们若是敢对我动粗,我拼死也会将一万两银票撕碎。今日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苏毅的声音并不算大,但是却一下子镇住了所有山贼,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看向了前面的一只耳。

苏毅的目的就是引出他们的老大齐黑子来。

虽然眼前这个二当家一只耳也能凑合,但是就怕效果不太好。

所以,苏毅所言所行都是为了激怒他们,逼着齐黑子出来。

“好,好,好!这么有种的读书人我齐黑子还说头一次见到。都给我起开。”

一个浑厚响亮的声音从苏毅身后忽然响起,一个身材魁梧,肤色黝黑如炭,却是满脸虬髯的壮汉大步的从人群中走出来,走向最前面的虎皮交椅。

“见过大当家!”众山贼纷纷见礼,很多人眼中都流露出崇拜之色。

齐黑子大马金刀的坐在虎皮交椅上,一只耳则是站在了他的身后。

从这些个小细节就可以看出,齐黑子这个大当家在山贼们心中的威信远远超过二当家一只耳等头目。

苏毅对于自己的计划更加有信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