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公子生猛》> 第二十六章 你看我像白痴吗?

第二十六章 你看我像白痴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子,你不是要见我吗?现在我来了,可以把银票拿出来了吧?”

齐黑子坐在虎皮交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毅,眼神带着三分戏虐,三分残暴,三分期待,还有一丝欣赏。

“黎小姐呢?只要见到她,我就把银票给你。”苏毅微微一笑,稳得一批。

齐黑子有点惊诧的看着这个年轻人,他见得读书人不少,虽然一个个平日里嘴上喊得震天响,各种大义凛然,可是一旦刀架在脖子上,什么气节大义都抛到了一边,能不立刻跪下叫爷爷饶命的都算是好汉了。

可是眼前这个人,从进来到现在,无论是面对这么多山寨兄弟,还是二当家,哪怕是自己,好像都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恐惧来。

那种从容的神情就好像不是他入了贼窝,反而像是他一个人包围了牛头山的所有人。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齐黑子现在反而对这个人兴趣超过了银票。

毕竟,在他看来,来了这牛头山,那些银票无论如何都是属于自己的。

”齐大当家,不会是黎小姐现在根本就不在你们手中吧?”苏毅看着齐黑子,不答反问。

“胡说八道。黎家小妞当然在我们手上,要不然那个玉佩怎么会落在我们手里?”齐黑子还没说话,一旁的一只耳就大声道,说完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齐黑子。

苏毅看了一眼,齐黑子的脸好像更黑了。

这一幕,让苏毅已经有八成的把握确定黎家小姐根本不在齐黑子他们手中。

“二当家说的有道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把一万两银票给你们,还希望齐大当家能够言而有信。”

苏毅微微一笑看着齐黑子道。

齐黑子有些意外的看着苏毅,点点头道:“那是自然,我齐黑子虽然草莽出身,但是却也知道一言九鼎。只要收到银票,那一切好说。”

说完一挥手,一只耳就要过去拿苏毅手中的银票。

“不,我要跟齐大当家击掌为誓,这样我才能相信你们会信守承诺。”苏毅摇摇头,一脸坚决的道。

一只耳脸色一黑,看样子就要发飙。

齐黑子却摆摆手道:“好,我答应你。”

说着站起身向苏毅走来。

面对苏毅,他没有一点担心其会耍什么花招,毕竟苏毅手无寸铁,他却是对自己的身手充满信心。

况且,周围还有这么多的兄弟,他做不了什么的。

至于所谓的击掌为誓,对于齐黑子这种人来说那就是个屁。

齐黑子这些年撕过的票还少吗?要是每次都信守承诺,他早的人头早都挂在城墙上风干多时了。

他狠辣如狼,又狡诈如狐,偏偏又生了一副粗豪的相貌,看着很是憨厚。

他用自己的经历生动的诠释了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

他看着那个幼稚天真的年轻人举起手,脸上好像还带着一丝庄严的神情,心中实在是想大笑三声。

这他娘的真是太好笑了,本来以为是个有胆识的家伙,没想到竟然是个傻子,竟然傻到会相信一个杀人如麻的土匪头子的誓言?

这都不是傻了,这根本就是个白痴嘛!

算了,看在你这么白痴的份上,等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齐黑子心中这么想着,脸上却带着憨厚的笑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快走到那年轻人面前时,觉的自己好像有点眼花了。

因为他看见那年轻人高高举起,本来空无一物的右手之中忽然多了一个黑色东西,那东西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

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正对准着自己的脑袋。

“这是什么?”齐黑子看着苏毅手中的1911,不仅没有一丝害怕,反而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好奇的问道。

苏毅立刻用行动给他做了生动而富有视觉冲击力的解释。

“噗!”装着消音器的1911击中了齐黑子右肩,强大的穿透力让子弹甚至穿过了齐黑子的身体,击中了他后面不远处的虎皮交椅,弹头嵌在了椅子之中。

毫无防备的齐黑子一声惨叫,一个趔趄瞬间摔倒在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苏毅将摔倒在地的齐黑子提起来,枪口架在他的脑袋上,挑衅的望着四周的山贼。

“小子,你想做什么?”齐黑子忍着巨大的疼痛,颤声问道。

他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手中的东西是何物,但是此刻却已经明白是一种极其霸道的暗器。

“你这话问的很蠢。我来就是为了赎回黎小姐的。”苏毅漫不经心的回答道,眼睛依然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山贼们。

山贼们这时候也回过神来,虽然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伤了齐老大的,但是却明白齐老大此刻落在了他的手里。

“小子,放开齐老大,饶你不死!”

“小子,你再不放开齐老大,老子杀你全家!”

……

吼声阵阵,在苏毅听来却都是极其没有营养的威胁。

“说吧,黎小姐到底在哪里?”苏毅看了一眼齐黑子问道。

“她,你放了我我就让人放了她。”齐黑子犹豫了一下道。

不过苏毅却从他的话里听出心虚的感觉。

一般说谎的人都会这样。

毕竟谎言就是谎言,除非说谎说到连自己都坚信不疑了。

“黎小姐根本就没落在你们手里,玉佩也是你们捡来的,对吧?”苏毅枪口往前推了推,冷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齐黑子一愣失声道。

说完之后立刻后悔了,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他现在落在了别人手中,最大的筹码就是黎家小姐。可是如今底牌却被别人拆穿是诈和,那就只剩下完蛋一条路了。

“果然。”苏毅笑了笑,一副早知如此的语气。

齐黑子心一下沉了下去。

之前他还觉得这是个傻子白痴,现在看来自己才是那个白痴。

“你放了我,我保证绝对不会让我的兄弟们为难你,我还会给你一大笔钱。”齐黑子脑筋急转,开始谈判。

肩膀上的伤口传来的阵阵剧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身后这个年轻的可怕。

血不断的流出,让他感觉自己在不断的变得虚弱。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拖拉,而最后流血过多死去。

那样的死法太不体面,也不符合他曾经很多次对于死亡的想象。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还不想死啊!

“你觉得我会相信一个杀人如麻的土匪头子的话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像个白痴?”苏毅呵呵一笑。

齐黑子黝黑的脸更加苍白了。

“说吧,你们到底是怎么捡到黎家小姐的玉佩的?她现在人在哪里?”苏毅枪口用力顶了一下齐黑子的脑袋,问道。

齐黑子还没说话,却有人忽然大喊道:“杀了他,救出大当家!”

齐黑子的黑脸瞬间惨白惨白,因为这个声音正是属于他的二当家一只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