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公子生猛》> 第四十章 受宠若惊

第四十章 受宠若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毅带着小小在外面吃完饭之后,又顺便找了一家家具店,买了一些家具。

这个时代的家具自然对苏毅来说谈不上有什么吸引,在他眼里都是一些老古董。

不过就算是老古董也是得买一些。

在家具店扫了一圈,苏毅基本上就是兴趣缺缺。倒是苏小小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各种用途的家具,兴奋好奇的摸摸这个,看看那个,眼中都是小星星。

苏毅索性把每样家具各买了一套,交了钱之后让店里的伙计一个时辰后给自己送到家里。

在黑水县这么一个靠近边境,人心惶惶的小县城,出手如此大方爽快好说话的大主顾已经不多了,如此大方爽快好说话的年轻主顾更是凤毛麟角了。

很多有钱有关系的大户人家都迁到别处避祸去了,没走的也不多了。

再加上人心惶惶,整个县城的经济萧条了许多。除了吃饭的地方之外,其余的店铺大多数都比较萧条,很多时候是大半天都见不到一个人。

店里的伙计靠着柱子发呆闲聊,掌柜们一个个唉声叹气的打着算盘一遍一遍的算着账目。

甚至一些店铺都开始挂出了“转让”的牌子。

所以,家具店上至掌柜,下至伙计一个个都对苏毅两人殷勤备至,不仅在价格上给了最大的优惠,而且还附送了一些家里用的小零碎。

而且掌柜的还把自己珍藏起来,平时舍不得喝的茶叶都拿出来给苏毅泡上。

前世今生,苏毅还是头一次享受到如此周到热情的的服务,都有点受宠若惊了。

这种热情让苏小小都有点吓到了,躲在苏毅身后,紧紧的抓住苏毅的衣角,有点不知所措。

不光如此,苏毅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老掌柜嘴里来之楚国江南的极品好茶的时候,店里呼啦啦涌进来一堆人,一个个对着苏毅问好行礼,脸上都露着热情的笑容,眼神之中都带着殷切的期望。

苏毅看着眼前这群把自己和小小围在中间的人,一时有些懵逼,1911甚至都暗暗握在了手里。

还好,这些人一一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苏毅才放下警惕。

原来这些人都是附近的各家店铺的掌柜,什么胭脂铺子,成衣铺子,茶叶铺子,杂货铺子,粮食铺子,铁匠铺子,甚至连猪肉铺子的掌柜都来了。

这些人的笑容很殷勤,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希望苏毅光顾他们家店铺,而且个个承诺要给苏毅最大的优惠,最好的货品,最热情细致的服务。

别说苏毅了,就连家具店的掌柜都被吓了一跳。

不过毕竟大家卖的东西都各不一样,所以倒也没有拎着棍子赶人,只是劝说众人稍安勿躁,一个个排队上前推销,生怕惹恼了苏毅这个好不容易冒出来的大主顾。

经过最开始的懵逼警惕之后,苏毅也明白了这些的意思,于是也不介意,微微一笑让各家掌柜一个个上前说自己家都有哪些货物,如果有中意的或者觉得需要的,他就会让他站在左边等着一会带自己去看看。

如果没有苏毅需要的货物的店铺掌柜,苏毅也和气的让他们先回去,自己以后有需要了一定光顾。

看着苏毅如此和气,这些掌柜的都是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暗高兴这趟没有白来。

虽然很多人并不知道苏毅的身份,但是从他的做派上都认定这是一位有来头的大人物,所以众人表现的更是殷勤小心。

最后,苏毅先留下了胭脂铺子和成衣铺子以及杂货铺的掌柜,其他人先打发了回去。

胭脂铺子,当然是准备给小小买一些胭脂水粉首饰之类的东西,小小虽然年级才十二岁,但是却也开始出落的越来越好看了,苏毅觉得是时候给她准备一些装扮的东西了。

成衣铺子,苏毅打算给小小和自己都多置办上几身衣服。他们现在身上穿的还是当日客栈伙计给买的衣服,在苏毅看来很有些不方便。

虽然在别人看来,苏毅这种俊秀斯文的气质很适合这种宽袍大袖的儒士长衫,穿在身上绝对会让人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士子。

只是在习惯了现代社会短衣长裤的简约风格的苏毅来看,这套衣服实在穿着很累赘,很麻烦。

所以问了成衣铺子的掌柜衣服种类之后,苏毅决定去给自己买几套更方便活动的武士装。

杂货铺子当然是要买一些家中常用的一些小玩意之类。

满脸堆笑的杂货铺子掌柜的给苏毅鞠了一躬,然后跟其他结果掌柜的站在一旁,等着陪同苏毅一起前往自己的铺子购物。

这时候,忽然从门外闯进来几个人,冲到苏毅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头。

苏毅吓了一跳,不动声色的将小小往身后拉了一下,看着面前的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这是做什么?”

此时,反应过来的家具店掌柜和伙计也赶紧跑过来要把那几个人拉出去。

旁边站着的几个各家店铺的掌柜的也都想要过去帮忙赶人。

因为此时眼前的这几个人的形象实在算不上好,头发蓬乱脏污,甚至很多头发都打结在一起。

身上的衣服脏污破烂的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脸上也是脏的看不出个人样子了。

这几个人一进来之后,整个店里就充斥着一股刺鼻的味道,让人忍不住的皱眉掩鼻。

“快出去,出去,这里不是你们这些叫花子可以进来的。要是冲撞了贵人,你们可担不起!”

家具店的掌柜一边掩着鼻子,一边挥着手指挥几个伙计将这几个不速之客往外赶,嘴里同时呵斥道。

“走走走!再不走小心爷们手里的棒子!”那几个伙计也很生气,装模作样的挥着手中用来闩门的棒子呵斥道。

他们刚才辛苦招待了半天,要是因为这几个叫花子惹毛了这位大主顾,那今天的生意肯定会泡汤了,这个月的生计都成问题了。

“各位大爷,我们不是叫花子,我们真的不是叫花子。我们是从北边逃难过来的燕国子民啊,要不是被北狄**害的实在没有办法,也不会落到这个田地啊……”

为首的一个男子急忙告饶解释,向着四面拱手告罪,带着哭腔说道。

那些伙计根本没有心思听他们说,这年头谁都不容易,凭什么我就得听你说。

眼看这些人依然死乞白赖的跪在地上就是不出去,这些伙计急了,挥着棒子就要往那人身上招呼,却被苏毅给叫住了。

“等等,我有几句话要问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