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公子生猛》> 第五十二章 得了斯德哥尔摩症的强盗头子

第五十二章 得了斯德哥尔摩症的强盗头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毅向身后最后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任何人,这才施施然的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一直走到巷子尽头的那扇毫不起眼的木门前面,两短一长敲响了门。

门很快被打开了,露出来一张熟悉的脸,赫然正是牛头山匪首齐黑子。

“公子爷,您可来了。”齐黑子看到苏毅很激动,嘴唇都有点哆嗦。

苏毅心中好笑,看来这厮真是把自己当神仙了,瞧这对自己敬畏无比的样子,看来这次的事情好办多了。

苏毅淡淡一笑,点点头迈步走了进去。

这个小院就是苏毅上次去救黎紫嫣的时候被齐黑子手下带着来过的那个院子。

院子里站着好几个人,看到苏毅都是有点战战兢兢的,不知道是上次苏毅的在牛头山的余威还没散尽还是齐黑子再帮自己渲染了一下,反正看到苏毅都是一副老鼠见到猫的表情。

“公子爷好。”这几位战战兢兢给苏毅鞠躬问好。

苏毅淡然一笑,摆摆手,对齐黑子道:“你跟我进来。”

齐黑子乖巧的点点头,对几个心腹手下吩咐道:“派两个人在门口看着,其他人在院子里待着,不许打扰公子爷。”

几个心腹唯唯诺诺。

院子不大,进了堂屋之后,苏毅自然的坐在了上首的椅子上,齐黑子则是战战兢兢的站在他面前,也不敢坐。

苏毅看他胳膊还吊着,腿还一瘸一拐的,心中有了计较。

“我这次找你来,是有件事吩咐你。”

“公子爷尽管吩咐,我就是豁出去这条命也一定为爷办到。”齐黑子躬身道。

“我要你的命随时都可以。这件事没有那么难,只是我不愿意脏了我的手。不过在说事之前,我先把你的伤给治一治。”苏毅淡然道。

“啊?”齐黑子显然没有想到苏毅会给自己治伤,嘴巴张大愣楞的看着苏毅。

苏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心念一动,一个方方正正的急救包就出现在手中。

齐黑子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凭空生物的神迹了,但是却依然被震惊的目瞪口呆,急忙跪倒在地,不敢抬头。

“起来,坐下,把你胳膊上的绷带解开。”苏毅吩咐道。

齐黑子这才战战兢兢起来,解开吊着肩膀的绷带,乖乖的坐在椅子上。

战场急救本就是一名特种兵,甚至是一名合格的步兵都应该掌握的基本技能。苏毅在部队的时候就掌握了,而吃鸡游戏中的这个技能也同时被他继承了,所以用起急救包来自然是娴熟无比。

当然,可不是像游戏中一样,给胳膊上扎上一针就完事了。

急救包里面有手术刀,止血钳,绷带,麻醉药,消炎粉,止血药粉,可被人体吸收的伤口缝合线等。

齐黑子肩膀上的伤口是被苏毅用1911给近距离射伤的,子弹直接穿透了,没有留在体内,这倒是省了不少事。

他给齐黑子打上麻药,然后重新把伤口切开。伤口都有些发炎流脓了,显然是没有处理好的缘故。

将腐烂的伤口清理一番后,用止血钳给他缝合好,再撒上止血粉和消炎粉,最后用绷带药棉给包扎好。

处理完了肩膀上的伤口,大腿上的则是省事多了,因为是用匕首扎伤的,而且苏毅还特意避开了股动脉,所以基本上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打了一针消炎针而已。

不知道为何,虽然这些伤口都是苏毅造成,但是齐黑子却心中一点怨恨都没有。看着苏毅专注认真的给自己处理伤口,齐黑子甚至有种感激无比的想哭的冲动。

当苏毅处理完毕之后,拍拍手道:“好了,再过几天就会彻底恢复。”

咦?齐黑子怎么哭了?而且还哭得泪流满面,这什么情况?

齐黑子都顾不上自己暂时失去知觉的肩膀,也不顾腿上的伤口,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公子爷,公子爷,您对我真正太好了,我齐黑子这辈子就没人对我这么好过。呜呜呜……从此以后,您就是我的爹,您就是我的祖宗,您叫我上山我绝对不会下海,呜呜呜……”

这家伙一通哭,把苏毅给哭得都有点懵了。

大哥,你好歹也是凶名赫赫的土匪头子,你不能这么毁人设啊!

拜托,你的伤口好像还是我给你弄的,你这样对我哭爹喊爷爷的真的好吗?

苏毅站在那里,很是无奈。就看着齐黑子哭,劝也不是,扶也不是,只能等他哭完。

其实如果苏毅细想的话,大概可以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来解释这种情况。

简单来说,就是受虐症因为各种因素不仅不恨施虐者,反而爱上了施虐者。

当然,齐黑子对苏毅的绝对不是爱,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激和尊崇。

院子里的心腹们听到自己老大在里面哭得惊天动地,一个个也都面面相觑,纷纷脑洞大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停!别哭了,再哭我立刻离开。”苏毅终于受不了了,出声喝道。

“唰!”齐黑子一听立马止住哭声,站起来连连道歉。

“整理一下你的情绪。以后只要你忠心给我办事,我自然会庇护与你。不过你要是再在我面前哭哭啼啼,我现在就收了你这条小命,免得聒噪。”苏毅冷声道,故意吓唬他。

“是是是!公子爷,我错了,我再也不哭了!”齐黑子又急忙鞠躬保证道。

苏毅摆摆手,示意他坐下道:“我上次让你挑出那些手头做过恶的人,你办的怎么样了?”

齐黑子急忙道:“回公子爷的话,这些人我已经全部挑选出来了,就打算这一两日处理。”

“有多少人?”苏毅问道。

“有三百二十九人。”

“还剩下多少人?”

“除了那些老弱病残和女眷之外,剩下的不到两百人。”齐黑子恭敬回答道。

“好,这些人暂时先别处理,正好有件事要他们去办。”苏毅点点头,将准备对雷家庄出手的事情说了一下。

齐黑子一听,立刻道:“小人正有一事禀告公子爷。雷家庄的庄主雷承望其实一直跟小人有联系,曾经借小人的手做过不少恶事。上一任的黑水县缉盗捕头就是他让小人派人去杀死的。而且雷承望还昨日还派人上山让小人派人找机会干掉新来的女捕头。小人因为已经答应了公子爷从此不再作恶,所以暂时敷衍了他,等公子爷定夺。”

苏毅一听这话,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

他没想到这雷承望竟然胆子竟然大到了这种地步,杀了一个捕头竟然还想杀第二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