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公子生猛》> 第五十三章 定计

第五十三章 定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毅又细细问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才知道雷承望对李青衣生出杀意竟然跟自己还有关。

若不是李青衣处置了那个在柳叶镇小饭馆对自己动手的泼皮雷九,雷承望也不至于对李青衣起了杀心。

虽然根据自己掌握的情况,李青衣这次到黑水县好像就有收拾雷家的打算。

可是这件事也终究算是因自己而起的,虽然也跟李青衣处置的手法太过高调有关系。

苏毅忽然又想起一件事,看着齐黑子问道:“我听说最近一两年本县以及临县出现了不少幼童被人拐卖的案子,这些事情你应该听说过吧,是不是跟雷家有关?”

齐黑子道:“小人的确听说过。雷承望这个人心狠手辣,路子很野。做一些杀人放火事情的时候,他一般会找我们帮忙。不过拐卖幼童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小人绝对是不屑做的。不过小人知道这件事跟刘大头他们有关。小人曾经在雷家庄见过刘大头一面,不过再详细的情况小人也不太清楚。”

“杀人放火难道就不是丧尽天良了?若非看你幡然醒悟,痛改前非,你的小命我早就收了。”苏毅冷哼一声。

齐黑子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冷汗直流,连连叫着自己知错了。

训斥了他几句,苏毅让他起来,又问道:“雷承望打算让你怎么刺杀李捕头?”

齐黑子道:“他让小人先找几个好手潜入那李捕头家里,先试试她的成色。如果得手自然最好。如果失败的话那就再用计策将她引出城,在城外干掉她。”

说起来也没啥技术含量。

对于几个土匪去李青衣家里杀人,苏毅倒是不担心他们会成功。

毕竟有那个一脸冷漠的铁砂掌和笑面虎李嬷嬷在,这些人绝对占不到便宜,甚至还有可能全部把小命留下。

而李青衣自己本身也是个高手,苏毅看得出来。

至于引她出城埋伏杀掉,这个如果牛头山还是以前的牛头山的话,还是有一定成功的可能性的。

但是现在牛头山已经落入了苏毅掌控之中,那这一点也不用担心了。

雷承望的目的自然是无法达成的,但是自己却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

琢磨一番后,苏毅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可行性,于是便把齐黑子叫道面前低声吩咐一番,齐黑子听得连连点头。

雷家庄防御森严,除非出动大军攻打,否则要从正面硬攻的话会损失很大。

不过有了齐黑子作为内应,很多事情就简单多了。

听了苏毅的计策,齐黑子佩服的五体投地。

两人又说了一会细节,苏毅认为没问题了这才准备离开。

齐黑子恭恭敬敬的把苏毅送到门口,在苏毅示意下才恋恋不舍的目送苏毅离去。

回到家中之后,一切平安。

家里新添置了很多东西,老赵带着一群下人都在忙忙碌碌的打扫房间,归置物件,忙得不可开交。

小小这个大小姐自然也闲不下来,带着赵澜赵敏和春花秋月四女也擦擦洗洗的,一个个干活干的小脸红扑扑的。

委托陈富贵买的东西都买回来了。

三匹大马,一架马车都停在了后院马厩里。两匹健马身量高大,肌肉明显,鬃毛浓密,眼大有神,一看都是好马。

马夫老张在马厩里给三匹马洗洗刷刷,看起来也很用心。

苏毅在家里转了一圈,就剩下自己是个闲人了。

索性跟老赵说了一声,出门左转去找李青衣。

开门的自然是那个一脸冷漠的铁砂掌,看见苏毅这次到没有直接关门,给了他一个冷冰冰的眼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苏毅想肯定是李青衣交代过了,只要自己过来就放行,所以这位才没有做拦路虎。

冲铁砂掌笑了笑,苏毅便向里面走去。

走到第一进院子的堂屋前面时,就看到慈眉善目笑眯眯的李嬷嬷看着自己。

“李嬷嬷好,我这次来可不是来拱你家白菜的,啊,不,我是说我是有紧急的事情找你家小姐。”苏毅差一点把心里话说出来,急忙改口笑道。

李嬷嬷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苏毅,道:“苏公子来了啊,我去跟小姐说一声,看看小姐在不在。”

苏毅听得想翻白眼,是不是你一会回来要跟我说“小姐说她不在”,那我走还是不走。

不过,李青衣的声音适时传了出来:“苏公子来了,嬷嬷,请苏公子进来。”

李嬷嬷这才瞪了苏毅一眼,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李青衣这次是在书房见得苏毅。

一般在书房见客,说明两人的关系已经不浅了。

苏毅暗想,是不是这位女捕头已经把自己视为知心朋友了。

走进书房,李青衣冲苏毅欠了欠身子,没有起身,点点头示意他随便坐。

苏毅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看着她道:“你看起来气色不太好。”

李青衣此时还穿着公服,显然是刚从衙门里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这几天从北边来的难民越来越多了,北狄人对于边境的劫掠骚扰越来越猖狂了。为了安置这些难民,县衙所有人都出动了。”李青衣有些疲惫揉着额头道。

“边境的形势现在已经糜烂到了这种地步吗?朝廷的边军难道就这么不堪一击吗?”苏毅问道。

李青衣叹口气道:“朝廷也有朝廷的难处。自从三年前那场大败之后,我大燕对于北狄的压制态势便再也不复存在。国库空虚,也无力加强边备。而南边与我燕国接壤的楚国也开始蠢蠢欲动,屡屡在边境上制造事端,试图对朝廷施加压力,所以朝廷现在也是焦头烂额,心有余而力不足。”

苏毅眉头一挑,这种对于朝廷大势的了解程度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捕头所能说出来的。

虽然早知道她身份不一般,但是今日她如此直白的说出这些,还是让苏毅心中有些惊讶。

不过他是聪明人,人家不挑明,自己也乐得装糊涂。一旦挑明了大家之间那种轻松的相处模式那就很难保持了。

“朝廷的事情还是交给朝中那些大佬操心吧。我今天来,是因为我们之前的计划有点变化,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苏毅强行转移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