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秀爷与X皇帝》> 第75章 秦赵政

第75章 秦赵政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暮光垂垂,一抹淡白划破秦宫。

秦宫中巨大的石台上,仙人铜像双手高举铜盘,承接露珠。秦王一统六国,能征善战,近来年岁渐大,性子喜怒无常,又爱美人,令天下寻找绝色美人充填后宫,好在皇长子扶苏,性温和,喜诗书,能善战,众人想着,总是能熬到秦王死的那一天,等到下一代的秦王登基,一切都会好的。

秦王宫中,点起一盏昏暗的油灯。

咿咿呀呀的声音响起,帐子里伸出一只白皙如玉的藕臂,女子声音软糯:“陛下,妾身受不住了……”话音刚落,她被人一脚踹了下来,仔细看,美人如玉,眉眼如画,清丽婉约,一双眸子水波盈盈惹人怜惜,偏生那人一点也不怜惜,冷哼一声:“赵高,拉下去,再给朕寻个美人过来。”美人悚然一惊,哭泣:“陛下饶了妾身一回吧,妾身不要去那个地方……”她被秦王宠昏了头忘记秦始皇是个多可怕的君王,后宫中那些失宠的女子生不如死,有子嗣的打入冷宫孤灯清冷,没子嗣的好一些的直接被送被臣子,差的处死或者送入军营,她万万不该的。不等她哀求哭泣,孔武有力的宦官头头一个上前堵了她的嘴直接拉出去,殿内安静下来,空气里漂浮先前凌乱时留下的暧昧味道,男人躺在层层幔帐中不言不语,唯有呼吸沉重。

新的美人披着薄纱进来。

脚步轻盈,露出一双白玉雕琢的美足,眉眼如画,眼神清冷,与方才的女子居然有一两分相似,秦王搜罗的美人大多是有一些相似的痕迹,阿房宫三百里,宫中金银无数玉树琼花美人如云,堪称人间仙境,美人中有出身卑微的舞姬也有战败的一国公主,人们在私底下说过,秦王莫不是为哪个绝世美人建立的阿房?新美人脱去纱衣,从被子里爬上龙床,男人似乎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声音愉悦,美人滑不留手,那双眸子他极为喜欢,清清冷冷,仔细看居然有一丝一掠而过的杀气。

一道锋利的光划破黑暗。

昏昏成成的烛火中锋利无匹寒光四射,居然直接刺向秦王,美人口含一片薄薄的刀片,她倒是有毅力,能一日复一日将兵器磨砺至此。可想而知她与秦王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头一偏,刀片刺中瓷枕,瓷枕碎开,秦王低笑,大掌一伸,扼住女人的喉咙,手腕用力,女人开始呼吸困难难以解脱,目光却依然倔强冷漠,男人心头一动,钢铁似的大掌微微松开一点,又不至于让她逃脱。他好像发现好玩的东西,男人目光戏谑,温柔叹息,一线昏暗的光照射在他的脸上,年过不惑,男人依然俊美如斯,眼角一丝细细的纹路,两鬓点点斑白,岁月恩赐这个男人,他依然富有魅力,正是男人最好的年纪,肌肉流畅,有腹肌和人鱼线,肌肤古铜,比六国那些公子要男人味儿,加上天下至尊,身上无时无刻不带有一股子锐利深沉的气息,就像一只吃饱喝足打着盹的狮子,爪子锋利,多少次刺杀都不能奈何他。

千军难当之勇。

昔日武安侯也不是他的对手,这点,天下人皆知,前些年燕太子使荆轲刺秦,却不料秦王悍勇,大殿之上□□横扫,一枪将荆轲串成个糖葫芦。

饶是清冷如她,女人也忍不住目光一顿。

秦王笑了。

他找到一个新的游戏。

他用了三个月时间来征服这个女人,先将她关在华服锦衣的宫殿中,有无数的仆人伺候,那些仆人出身她的故国,废了她的武功,若是寻死或者绝食便杀掉一个奴仆,再给她无上的恩宠,无子封夫人,又百般深情,为她受伤,终究在春暖花开的时候,这个女人心甘情愿为他留下眼泪为他怀上子嗣。在怀孕的时候,女子温柔似水,嘴角含笑,浑身散发出母性的光辉,她是爱着这个孩子的,因为她深深爱着这个孩子的父亲,她却不知在花丛深处的树影后,秦王一身玄袍,笑意盈盈看着她,似乎看见什么有趣的事情,又片刻,笑意收敛,眼里浮现失望的冷光。

果然,还是不是呢。

秦王转身离开。

七活八不活。

那女人拼命挣扎生下孩子后奄奄一息,她看过自己的孩子后含泪而逝,对男人是眷恋不舍,微笑着说:“能遇见您,我这一生是幸福的。”

所以,希望下辈子能早点遇到您。

这样,我才能第一个走进您的心。

嬴政不以为然。

心?他早就没那个东西了。他犹记得,还是小胖子是受尽欺凌,多少次被人踩在泥土里叫猪猡被迫学猪叫,学不好就是拳脚相加,他的母亲,赵姬风流美艳,整个赵国皆知,与她有染者数不胜数,她却不能护住自己的儿子,原因很简单,她的儿子是难看又蠢笨的,在异人心里没有一点分量,唯一的优势便是吕不韦,即使是吕不韦也没想过扶持他,吕不韦想要杀掉他,再弄个赵姬与他的儿子或者他其他的儿子上位,左右没人见过赵政。

扪心自问,若他还是那样愚昧不堪的丑陋模样,还是痴痴傻傻的傻子,这女人会喜欢上他?

人都是视觉动物。

建立在视觉上的喜欢不是喜欢。

赵政早已经死去,活着的是嬴政,天知道他多恨那个人,活在他身体里,占用他的身体,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甚至后来他离开也是带着他最爱的人一起。他最爱的人,他永远记得,在那个夏天,他漂浮在水中,浑身剧痛,耳朵鼻子里全是倒灌而入的冰冷的水,肺部里无法呼吸,火辣辣的痛,他该庆幸他是个胖子,胖子肉多,不动的话浮在水面上一时半刻也不会沉下去,一路顺着水漂流而下,在那处森林中,他不敢置信,那个红衣的少年眉眼清俊,骄傲不可一世,目光清冷如雪水,一眼下来骨子里打着寒颤,他极为美丽,额间有艳丽的梅花印记,又极为干净,比他母亲赵姬更为纯粹,许是赵姬打小给他的感觉就是脏,极致的肮脏,故而,在初见的第一眼,对方就让他无法挪开目光,阳光下森林郁郁葱葱,耳边鸟鸣阵阵,那人在阳光中好似发着光芒,琥珀色的眸子晶莹剔透,安宁静谧的打量他。

然后他嫌弃的将他捞起来。

很嫌弃,很捞死鱼一样。

但他从他眼中找不到一丝的厌恶。

他昏迷不醒,再次醒来,他选择离开,心中残留一丝对母亲的依赖,他想着,等他将来功成名就一定要娶他,哪怕他是个男人,不能生娃就不能生,大不了一辈子不要孩子,那时候的赵政想的很简单,没有君临天下,只是过着寻常百姓的日子。

风云忽变,一夕之间他变得极为狼狈,骑着他送的千里马狼狈奔逃,雨水冲刷在脸上,眼睛模糊不清,黑夜里森林可怖,狂风大作,发出凄惶的风声。他几近绝望,惶惶然以为命丧于此。却不料峰回路转。

黑暗中他挥舞双剑,暴雨中凌厉如闪电,拎鸡崽一样将他捡回去。

赵政是极高兴,可等他醒来,终究惊恐,他的身体居然不是自己的!他只能像个旁观者一样看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妖魔鬼怪占据他的身体,和他说话,吃他做的饭,他怒火冲天却奈何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又不得不承认,那人的确比他厉害,有毅力,有恒心,那一身的肥肉有多难减他知道,又贪吃,眼睛都小的眯成一条缝,少年为了督查他减肥从别的地方寻了一只野狼回来,绑一块肉在他臀部,放狼咬他。那人大惊小怪的叫着,做出害怕搞怪的模样,可赵政明白他一点也不害怕!不知名的灵魂在躲避的时候心里平静无比,甚至冷漠的好似寒冰,哪怕是多年以后为皇的嬴政想起那种毫无感情的思绪都会不寒而栗,可这样一个人,居然愿意放下身段去讨少年的喜欢。

他觉得不可思议。

却能接受。

若是他他也愿意。

一个心上人,一个他颇为佩服的人。

那个灵魂在脑海里也教了他不少东西,铁血强大,手腕冷硬,心胸开阔,又能做出礼贤下士的怀柔手段,博览群书,在不胡思乱想肖想少年时,对方还是愿意教他的,甚至算是将他看做弟子,但是一旦他有那个心思,对方立刻翻脸无情他被关小黑屋,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甚至坐上秦王的位置,公子蛟,六国闻名的人物,文治武功都是一流的人在那人手下居然连一招都走不过,他满心兴奋,他们一同回去,看着他们的心上人,那人手握双剑,剑锋流转,光芒明亮,一招一式华丽风流却暗藏杀机,与他对招的是高手,朴实无华返璞归真的高手,他着急的想去帮他,身体却无论如何都动不了。

那人告诉他:“别插手,那是他的战斗,你若是插手,他必然不高兴的。”

他翻滚的念头停下来,静静看着,少年手臂被割伤,血腥味这里都能闻见,他觉得愤怒,那人也一样愤怒,可他们必须压下。

因为对方很高兴,眼神亮晶晶。

少年招式一变,简单利落,却不见其风姿。

一剑削首。

血花四溅。

他与他高兴。

他感觉自己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直接扑过去:“阿白!美人儿!!”

心里的他忍不住捂脸,简直蠢透了,耳朵不经意染上泛红,他才不会承认他很期待抱到美人呢。

一道天雷从天而降,带走了他的美人。

没有拥抱,甚至指尖都没来得及触碰到他的衣袖,眼睁睁看见一道白光将他带走。

他不敢相信他在雷光中死去。

事实上,的确没有,那人没有悲伤,只是钢铁一般的坚定。

他与他治理这个王朝。

他统治,他在一边看着学习,等到他能独立时,有天早上,一觉醒来,身体里又只有他一个人,完完全全属于他赵政,他却惆怅若失,他一定是去找他的心上人了,他与他们之间间隔两个世界,一层看不见的薄膜阻隔所有甚至思恋。

也不知,他如愿没有。

嬴政抱着孩子想着。

他是将你当做弟子,故而,我也将你看做弟子。

小胖子,跑快些,不然没晚饭吃!

春光正好,他于花丛中安眠。

祝愿你们,永远在一起不再分开。

若是我能亲眼看见,该有多好。

不过,他也该知足了。

一个卑微倾慕的人,一个畏惧敬仰的人。

一生足矣。